时雨

小麻鸡:

《为什么马尔福还没有—到波特》

又名《wei shen me ma er fu hai shi chu nan 2》

第一弹点这里

梗源于微博上的一个视频:《你为什么会没有女朋友》

————
小甜饼没时间肝 图图还是可以滴
继续复习备考
大家也加油

——广告区域——

《我的集合:小甜饼、连载、图》

【DH】窈窕绅士

妈耶超甜✧٩(ˊωˋ*)و

横竖横:

*一发完·小甜饼 
*时间线在《呼神护卫》之后的番外,也可以单独食用w  
*声明:除了ooc我一无所有
*简介:对于真正的绅士而言,任何时候行吻手礼都不可以真的吻到对方,只有一种情况除外。


目录:上   番外
  
    “一句话,你到底教不教?”  
  “说'请',波特。”  
  “Please——”  
  “听着不大对。求我吧,求你的马尔福教授。”  
  小菜一碟,德拉科根本不知道哈利在霍格沃兹这些年遇见过多少千奇百怪的教授。  
  “马尔福教授,求你了。”  
  “跪下来求我。”  
  “嘿,你有完没完,下地狱去吧。”  
  哈利转身就走,德拉科一边波特波特波特我又没说不教,一边拉住了他的校袍。课程就这样开始了。  
  一切都是邓布利多的错,非要搞什么驱邪舞会,声称这样就能打破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一职的诅咒。  
  “他没办法,哈利,总不能直说这个舞会是为庆祝乌姆里奇滚蛋而举办的。”  
  “我恨舞会,去年圣诞我出的丑还不够多吗?”哈利痛苦地呜咽了一声,“现在我一踏进舞池就想吐,甚至没法跟人寒暄,更别提邀舞了。”  
  “没邀请到秋居然给你造成这么大的阴影,”罗恩深表同情,“老兄,你必须得做些什么,想想会有多少人来请你跳舞。距离舞会只剩下不到一周了,而你连舞池都踏不进去。”  
  “我想我应该去找庞弗雷夫人开点药。”  
  “这是心病,”赫敏从书本里抬起头来,“去找德拉科做个舞会特训如何?他保准是那套玩意儿的专家。”  
  “我……我怕他没那个耐心。”  
  “得了吧哈利,他会开心得飞起来。”  
  她又一次答对了。  
  德拉科欣然接受,哈利开口说出第一个字母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呈现出一种静止的、古语曰“心许之”的状态。开玩笑,像这样一桩既能嘲笑哈利笨拙上不了台面,又能在他面前炫耀自己有多优雅周到的差事,他大可以一天干上二十四小时不嫌累。  
  事实上他巴不得用上时间转换器,好把授课时间延长到一天四十八个小时,只要能跟哈利独处。可惜他开心得只能用最尖酸的言辞和最刻薄的表情来掩饰,哈利觉得他又做作又严苛,但不得不承认德拉科的风度和品味无可挑剔。  
  德拉科羞涩表示你可以来我家练习。  
  哈利一口回绝。  
  “好吧,那就万应屋,”德拉科遗憾地叹了口气,开始把它随心所欲布置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为什么会是复式?楼梯,楼梯是哪来的!?我以为万应屋只有一层!”  
  “马尔福庄园的第三第四层是专门用来举办宴会的舞厅,一比一复刻还原。”  
  “Shit.”这个人果然还是下地狱好了。  
  “收回去波特,绅士不说脏话!”  
  舞会礼仪,从成为一名绅士开始。 
  德拉科正襟危坐:“任何时候都奉行女士优先原则,但千万记住,只有在上楼时你得走在她们前面。”  
  哈利表示不懂:“……你家大到她们会迷路?”  
  德拉科矜持一笑:“不,那还不至于。倘若你跟在后面,她们会认为你的视线落在她们的臀部那儿,无论你是否能管住自己的眼睛,女士都会对此感到很不自在。”  
  说着他站上了台阶,背转过身,一手搭在扶梯上,“就像这样,现在把我想象成你的女伴。” 
  哇哦,这视角可真是……哈利的视线黏在德拉科身上移不开,直到德拉科讥讽地开口:“看够了吗?可以把你的视线从我的屁股上移开了吗?”  
  哈利回过神来,脸上发烧:“对不起,让你感觉不舒服了吗?”  
  “是啊,这真的让人很恶心,光是背对着你,我都觉得你好像要把我吃了似的。圣人波特有这么饥渴吗?” 
  哈利狼狈地否认:“我哪有?视线是没有实质的,都是你的心理作用!你未免太讲究。”  
  而德拉科坚持说有:“你的视线像曼德拉草里挤出的浓草汁,又绿又黏,让人作呕。”  
  哈利睁大了他绿色的眼睛:“瞎说。”  
  德拉科打量着他:“想试试吗?”  
  哈利一愣:“什么?”  
  “角色对换。换我站在你身后,你上楼。请吧,波特小姐。”  
  哈利想到那样他就会一直盯着自己的臀部看,心口砰砰地跳,赶紧低头记笔记。好在德拉科没有坚持。  
  没人说话,他还满脑子都是德拉科挺拔的背影,真要命。哈利生硬地转了个话题:“嘿,我听说你们斯莱特林办家宴,每换一碟甜品都有相应的餐具,就连吃一枚橄榄都要换特定的墨绿色龙皮手套,这是真的吗?”  
  德拉科哼了一声:“这是鬼扯。你听谁说的?上流社会不是矫揉造作的代名词,绅士也不意味着流于表面的高雅。别想用钱和…那种讲究堆砌出什么人物来,你得真心实意地揣摩别人的心意,避免一切令人难堪的举止言行,那才叫上流。”  
  哈利看着他皱起鼻子的模样,心里好笑:“说得好听,就好像这么多年那个尖酸刻薄的小鬼不是你本人一样。德拉科,你是不是忘记了,对我而言你一切言谈举止都令人难堪。” 
  德拉科挑眉:“对不起,我要是想讨什么人的欢心,那是没有不成功的。对你,波特,我只是存心要你恶心罢了,那个我也很拿手。如果哪天我真的有心取悦你,你照样会被我迷得死去活来。”  
  哈利对此持怀疑态度:“对女士那一套我是不吃的。”  
  德拉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还要我说多少次你那巨怪脑子里才能删除对“绅士”这个词的偏见?那不是什么泡女人的把戏,是为人处世的风度和分寸。你想试试么?同性一样会被真正的绅士所折服。”  
  哈利哭笑不得:“好吧,千面娇娃先生,我们是不是可以继续课程了?”  
  德拉科清了清喉咙:“舞会介绍,邀舞成功,久别重逢,这种种场合都要对女士行吻手礼。就像这样。”  
  他后撤了一步,缓缓屈下一膝,一边拿起了哈利的一只手。  
  哈利觉得心脏猛地漏跳一拍。  
  他问:“这就开始了吗?”  
  德拉科奇怪地看着他:“什么?”  
  “就是你刚刚说的……”这么快就开始下圈套取悦我了吗?  
  但他不敢说出来,只是含糊地应一声,“算了,没什么。”他看着德拉科弯下腰去,双唇离他的手背越来越近。呼吸喷在上面,他感到自己的手正被他轻柔地托着。  
  然后德拉科吻了自己按在哈利手背上的拇指指甲。  
  哈利:???  
  德拉科放下他的手,从容站直:“绅士风度,这是最重要的一条,极少有人会注意到这种小细节。女士不会喜欢你真的吻到她的手背,尤其现在的舞会她们越来越不愿意戴手套出席。所以你得行吻手礼,如果你对她有好感,尽可以缓慢一些,让她感受到你的呼吸,暧昧的那种,但最后别碰到她。把吻落在自己的手指上,明白吗?”  
  哈利表示闻所未闻。 
  “细节,细节体现真正的风度,绅士和引诱的分寸就在于这一吻落在何处。这是我的最后一堂课,祝你好运波特。”  
  舞会前一晚大家都窝在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兴奋得睡不着,门外的胖夫人忽然爆发出一阵“又是粪弹对吗?别,把它拿开!不——”的凄厉叫声。纳威捂着耳朵取回了包裹,一个圣诞绿硬纸盒,盖子上用银色丝带打着蝴蝶结。  
  “哇哦,'给波特教授'!”双胞胎把盒子抢来抢去,吹着口哨对哈利挤眉弄眼。整个休息室都得以传阅了那一笔花里胡哨的花体。  
  不用看都知道是谁的审美。哈利一把夺过礼盒,里面是一整套崭新的礼服,还是那种一打眼就知道无比昂贵的面料。最下面用一枚翡翠胸针压了张简短的明信片,“你的战袍。”  
  落款则是“你恨铁不成钢的 马尔福教授”。  
  他在乔治和弗雷德开始起哄要他当场试穿的时候抱起盒子砰地关上了寝室的门。  
  好吧,德拉科手段不凡,他承认。  
  舞会当晚,他一连拒绝了好几个姑娘鼓足勇气的邀舞,走到德拉科面前,那家伙打扮得像个新郎。  
  “……波特。”  
  “在呢。”  
  “你把手套戴反了。”  
  “Shit!我就说你为什么要给我准备一副毛绒绒的手套。” 
  “不、准、说、脏、话。”  
  “抱歉抱歉,现在能跟我跳开场舞了吗?”哈利想了想,加上一句,“马尔福教授?”  
  “你不能这样,波特,”他皱起金色刘海下的眉,“拒绝女士应该是绅士字典里最后一个词,好歹跳过三场再说?你看我就没有拒绝艾克莫小姐,即便她又好心又爱多管闲事。”  
  “哦,那绅士字典里有没有吃醋这个词?”  
  这回轮到德拉科语塞了,他贴着裤缝悄悄抹掉了手心里的汗,眼看哈利在自己面前后退半步,躬下身去。  
  哈利的吻手礼果然极有分寸地落在自己拇指的指甲盖上。德拉科抽回手,冷哧一声:“你真是个愚蠢的学生,波特。”  
  “大哥,你是不是有点太入戏了!除了我你根本没教过别人。”  
  哈利深感莫名,只觉得他确实得了斯内普的真传,并且诚恳地劝他日后千万不要考虑留在霍格沃兹任教,“那会给整个巫师界的年轻人头顶蒙上一层阴影的,德拉科。”  
  德拉科沉下脸不置可否。哈利这一曲跳得诚惶诚恐,疯狂踩到德拉科的鞋面,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想错了,德拉科或许根本没那个意思。但他为什么愿意容忍自己糟糕透顶的舞步?这还不是真爱?哦去他妈的真爱吧。他身上的礼服变得不合身起来,失落地打定主意不再邀请他跳任何一支华尔兹。  
  想不到下一场舞德拉科根本没有给他离开舞池的机会。  
  “在这儿别动,等我一下。”  
  “……好吧。”  
  他忐忑地看着他的金发舞伴上二楼去取了一杯酒精饮料喝光,好像非得靠这个壮壮胆。随后他从楼梯上缓缓走来,仄歪了一下脑袋,银灰色的眼里折出一点夏日湖泊的碧光:“我是否能有这个荣幸,波特教授?”  
  哈利大脑一片空白,盯着他那金色发丝打出的发旋儿伸出手去,好像那只手根本不是自己的。 
  德拉科弯腰,直接吻在了他的手背上。  
  哈利觉得自己仿佛被一块烙铁烫到了,从那一点开始麻意爬上来,整条手臂都麻木了。  
  “喂,”他的声音在颤抖,“你不是说……”  
  “你真的是我教过最蠢的学生,波特。”德拉科放开他的手,他感到一阵寒冷。德拉科搂住了他的腰,乐声响起。  
  “你真的一点儿也不懂举一反三,是吗?那我只能现场教你最后一堂课了。对于真正的绅士而言,任何时候行吻手礼都不可以真的吻到对方,只有一种情况除外。”  
  他舞步未停,却偏过脑袋,嘴唇再次轻轻擦过哈利搭在他肩头的手。  
  “哦,”哈利低低地发出一声惊叹。  
  德拉科目光沉沉地看着他:“只除了这种情况……当你请到的舞伴恰好是你的心上人,才能真的吻下去。”
  
  FIN.
  
  
马教授,这题超纲啦!😃
  
  

我普!

与清书:

年轻明明就是盖勒特本特,不羁又明烈,神奇动物造型师出来我们打一架????

[Drarry/现世ooc/糖(?)]同居23事

*人物归罗琳 ooc我的
拖更使我快乐✧٩(ˊωˋ*)و
各位吃饼愉快

[失眠]
夜,眼下青黑的德拉科,在第22次将头埋进被褥尝试入眠失败后,彻底与美容觉告别。

因恐惧仍处于亢奋状态的脑细胞好死不死拟出一飘白影在脑海来回荡,一闭上眼便会扭曲地飘来展示那张破碎残缺的惨脸。

失去耐心的德拉科猛地一翻身噔噔噔下床找那个公然放鬼片的哈利•热爱看德拉科翻车•破特算账。

摸黑来到门前,忽地,门脚传来微弱的刮蹭声,举起的手硬生生停在半空不敢动弹。

也许只是幻听吧。自我催眠着敲了下去,

“chua——chua——”

刮蹭声更大了,脑内稍作平静的恐惧冷不丁地被勾起,破碎的惨脸瞬间清晰连毛孔都一清二楚。

“啊啊啊啊Σ(っ °Д °;)っ——哈利破特你快出来!!你房间闹鬼了啊!!”

被吓醒的哈利开门后更懵了,那发出高八度尖叫的马尔福他消失了??

疑惑地看看四周,

“哈利!!这里!!快过来!!快!!”拐角处传来颤抖的气音,闻声看去,怂成一团的德拉科向哈利奋力地挥手。

“怎么闹鬼了,看鬼片看傻了?”

“我刚刚听见你房间有挠门声!绝对不是幻听!”

“……挠门声?”

正疑惑,脚后跟传来毛茸茸的触感,瞬间哈利明白了什么,嘴角一扬,笑弯了腰,

“哈哈哈哈哈哈,德拉科,你怎么这么怂。”

“介绍一下,这是我新收养的儿子,巧克力。巧克力,这是爸爸的傻子室友,马尔福。”

巧克力:|・ω・`)喵?

德拉科:(눈_눈).

——TBC

-五千年间-:

【APH】和 @根正苗红红领JING  的双耀合绘,太完美了,火光四射!

P2是应朋友要求做了个壁纸,老静贴心地画了两个版本的脸,老王们瞬间美丽了起来

P3超凶!

大全:

脸老师在发言讲话,蛋蛋日常视奸,小心心噗噗往外飞,砸到脸老师头上
脸老师:?
蛋蛋:⁄(⁄ ⁄ ⁄ω⁄ ⁄ ⁄)⁄
脸老师继续演讲,蛋蛋责怪自己的小心心

【DH】Draco and Harry sitting in a tree

横竖横:


*对话练习,片段流小甜饼
*背景六年级,你拽兼职消失柜维修工ing
*声明:除了ooc我一无所有
*简介:只是想写k-i-s-s-i-n-g而已

       “嘿马尔福,你又坐在那儿发什么呆?”

       “不准上来疤头,树枝吃不住你那死蠢的分量。”

       “我偏要。”

       “过去点儿!算我求你,别压到我的袍子。”

       “我偏要。说吧,你昨晚在这件可怜的衣服上用了多少个烫熨咒?”

       “……你管我。总比你根本用不来要强。”

       “你又不跟我住一个房间,这是毫无根据的指控!我只是懒得用。”

       “邋遢。”

       “我说,你最近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能让我一个人呆着吗?再怎么晃荡你那双腿也不会让它们再长长哪怕一公分,但我们真的会因此掉下树去。我听见枝丫在哀鸣!”

       “嗯,你还是你,一个聒噪的你。”

       “……闭嘴波特。”

       “又不开心了?要我说,你真的很擅长跟自己过不去。”

        “我没有。”

        “你有。”

        “没有。”

        “你明明——”

        “好吧,我有。现在我要跟你过不去了,决斗吗波特?”

        “原来你那么孜孜不倦地找我晦气只是为了解压?”

        “呃……”

       “那我可不能再让你得逞了马尔福。”

       “疤、疤头,你、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恶心恶心你。”

       啾。

       “……哦。”

       “感觉如何?够恶心吗?”

       “恶心得都要吐了。”

       “好极了,那我得再来一次。”

       啾。

       “这回呢?”

       “呕。”

       “再来一次,让我们看看你是否会把自己的胃一块儿吐出——等等等马尔福谁让你伸舌头了?!”

       “听着波特,一直以来都是我在恶心你,你真的不该跟我比谁更擅长这个。”

       “嘿这位同学冷静点儿,我警告你你再压过来树枝真的要断了……别、别来湿的……!!!”

       “好像是湿的更恶心点,你觉得呢?”

       “流氓!混蛋!变态!十三点!你这个——唔……”

       “哦达令,是你先开始的。”

       啾。

       FIN.






       有生皆苦,给你来颗打人柳味儿的糖 @Taddy_ 😘😘😘

【德哈】遗忘咒语

翊式浓缩:



※ooc

“重大新闻!重大新闻!救世主哈利波特被遗忘咒击中了!!”带着金边眼镜的地精扯着嗓子努力叫喊,手上的报纸被自己捏的皱巴巴的。


-

“哈利!!”赫敏和罗恩同时冲过去扶起哈利,两个人都紧张的不行,谁都知道洛哈特自己被自己的遗忘咒击中后疯疯癫癫的傻样。

哈利被咒语击倒在地,眼前一黑,好不容易睁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校医处,赫敏拿着书坐在椅子上,罗恩正在望着窗发呆。

“水……”哈利嘴唇有点干裂。

赫敏见状立马放下书拿起旁边的玻璃杯,罗恩愣地一下扶起哈利。

把冰凉的水一饮而尽,呼,感觉混乱的大脑终于理清了头绪。

“谢了赫敏。”哈利重新戴上眼镜,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绷带有几处。

“你没事?”赫敏咽了咽口水。

“应该吧,我好像没忘记什么。”哈利环绕四周,自己已经因为魁地奇来了好几十次的地方他太熟悉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和赫敏在你陪了你好几天,生怕你变成个傻小子。”罗恩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梅林,几天没合眼了。


-

哈利下床甩了甩手,看着窗外,为什么遗忘咒会对自己无效呢?

换上格兰芬多的巫师袍和衬衫,我应该回宿舍好好看一会儿书了。

哈利走出医疗队,踏上楼梯那一刻他就发现,他不知道该怎么回休息室了,他忘记了楼梯的变化,踉踉跄跄地跟上几次变化,被甩到了斯莱特林的休息室。

“糟糕……”哈利看着身后的楼梯移动,自己好像被困在这了。

“是遗忘咒……”哈利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皱着眉。


“破特?”马尔福从休息室出来,手中那种羊皮纸和书,应该是去图书馆做作业。

“德拉科,我迷路了。”哈利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马尔福,表情就跟几年前一样,面对麦格教授的责骂的小可怜。

迷路这种事不都是发生在新生身上吗……

“你真的被遗忘咒击中了?”马尔福轻笑一声,“如果被你的那些小粉丝看到,我说的就是像那个叫科林的一样,你的一世英名就毁了吧?”

“怎样?算了,不想跟你吵,我头痛的要死。我自己找吧。”哈利转身就走,但是被楼梯的变化吓了一跳,差点摔下去。

“救世主都像你这么爱逞强的吗。”马尔福扯着哈利的领子拉回来,拉着他的袖子,“走了白痴。”

突然觉得马尔福也不是个坏人。


-

“你还忘了什么?”

“我想想……”

“感觉记忆有点像沙漏。”


-

哈利被送回休息室之后,他发现随着时间推移,他忘的东西越来越多。

比如他忘记如何使用飞来咒。
他忘记了如何使用扫把飞行。
他忘记了魁地奇的一切。
有一次更离谱,对着伍德说欢迎新生。

哈利觉得他完了,他会忘记一切,忘记罗恩和赫敏,忘记邓布利多,忘记霍格沃兹和忘记……

“不行。”哈利站在扫把旁,他一定要飞起来,他还记得他是队里的找球手。

扫把是一下子就飞起来被左手握住,但骑上去好像不太顺利。

还记得记忆力第一次的飞行,和马尔福坐在扫帚上抢记忆球,那次我飞的太棒了。

马尔福?是谁……?

手突然一滑,整个人掉下扫帚,哈利脑袋一片空白。

怎么办……
摔下去肯定很痛……
要长多久的骨头呢……
啊那种药水最难喝了……


“破特?”马尔福从走廊朝空地看去,哈利的巫师袍已经在挣扎的过程中掉了下去。

“快救我!”哈利喊不出名字,但是看绿色的领带和学院徽,好像不是和自己一个学院的。

马尔福甩开手上的书就翻过矮围栏,自己旁边也没有扫帚不能救哈利,现在叫人一定来不及……怎么办,怎么办!!


“你现在放手!”

“哈?你跟我开什么玩笑伙计!”

哈利有点后悔向这个金毛求助了,霍格沃兹的学生关系可真是险恶。

“我接住你!”马尔福张开双手。
哈利在犹豫,扫帚继续上升。

“快点啊白痴!!你想死吗!”

哈利松开了手,已经在想如果自己死了,会不会有人记得他。

废话。

眼前一黑,手的触感是草地,应该是在地上了吧。

“我没死?”

马尔福右手护着哈利的头,左手无力地环住哈利的腰。

哈利看着金毛的痛苦的表情。

“怎么了?”

“亏你问的出来,我左手断了你这个白痴!”

-

“哈利快起床!”

哈利睁开眼,陌生的床,陌生的声音和陌生的校服。

“你是?”

-

哈利已经快忘记所有的事情了。

除了救过自己的金毛,除了面貌,其他全忘了。

罗恩好像和那个金毛过节挺大的……罗恩是谁?

-

马尔福发现救世主好久没出现在学校了。

他决定向万事通小姐借一下时间转换器。

-

我来替你遗忘一切,包括你爱的与不爱的。

因为我爱你。




▲画外音

其实没有,马尔福用时间转换器穿越回过去后非常生气的把那个巫师打飞了。

“你差点害我孤独终老知道吗!”

END